S21,內  ※時:  ※景:會議室  

※人:雷約茲、宋克,俞咨皋、李旦,一官,許心素

 

    在澎湖堡壘的會議室內,荷明兩國官員各三人分坐長桌兩側,一官坐在兩側中央當翻譯,李旦則坐在一旁西洋宮廷椅上悠哉地喝茶、吃餅,對面坐著他的拜把兄弟許心素。

    俞咨皋筆劃著桌上地圖,對荷蘭人說道。(鄭一官用雙語翻譯的說話當背景聲)

 

俞咨皋:奉吾皇聖旨,命貴國拆除堡壘,退出澎湖,船隊遷至台灣大員。

宋克:這麼做,對我們有何好處?(荷蘭話)

俞咨皋:澎湖乃我國海防汛地,貴國竊佔,令你們退出,還要好處?

雷約茲:沒好處就要我們離開,只讓槍砲說話。(荷蘭話)

俞咨皋:大膽!

李旦:咳咳咳……(咳嗽聲),你們紅毛人不就是要搞貿易嗎?我們可以定期從明國運送你們所需之商品貨物,到大員貿易,如何?

宋克:嗯!這樣的提議是可以考慮。(荷蘭話)

李旦:若不答應,你們從巴達維亞至日本的商船航道,我就無法保證能完全暢通無阻!

宋克:你認為呢?(低聲問雷約茲後,抬頭對俞咨皋說)好!我們答應拆除堡壘退出澎湖,但必須保證能提供足量的貨物,定期派船運送至台灣大員交易。(荷蘭話)

 

    俞咨皋看了一下李旦與許心素,李旦對他點頭示意。

 

俞咨皋:好!我方保證,定期供應你們足量的貨物。

 

    俞咨皋用毛筆,宋克用鵝毛筆,雙方在桌上簽署中文與荷蘭文並陳的條約。

 

S22,外  ※時:   ※景:野外森林    

※人:顏思齊、劉香、李魁奇、鍾斌、鄭莽、鄭捷

 

    幾位高山番人正在山林小徑中奔跑,一直跑到一堆草叢前彎下腰來,潛行加入其他同伴們,三十幾位番人正聚集埋伏在森林邊緣的草叢內,虎視眈眈地看著一群漢人正在打獵,準備要進行大出草(出草:獵頭儀式)。

    一隻嘴裡吐出兩支大獠牙的山豬,突然被射中一箭後發狂似地亂竄,顏思齊舉弓再射出一箭,又正中山豬的身體,憤怒的山豬朝著顏思齊衝來。

 

顏思齊:大矛!

 

    在身旁的李魁奇丟給顏思齊一支粗大的長矛,顏思齊抓起長矛大喝一聲,對準正狂衝來的山豬用力一刺,整隻山豬從頭到尾竟被長矛貫穿,顏思齊將矛舉起就像串烤全豬一樣。

 

顏思齊:今天就吃烤全豬。

眾人:好啊!

 

    顏思齊一腳將山豬踹離長矛,把長矛柱於地,翻開衣衽袒出右胸,正有一幅猛虎下山紋身。

 

顏思齊:酒!

 

    一位海盜嘍嘍打開皮酒囊塞子,把皮酒囊遞給顏思齊,他抓起酒囊大口飲下。前方又一位海盜嘍嘍對眾人喊道。

 

海盜嘍嘍:發現鹿群!

 

    一行人正在森林邊緣外的草地用箭、矛射擊一群正在奔跑的梅花鹿,鄭莽、鄭捷與其他海盜嘍嘍則跟他們在後頭,兩人一組扛著綁掛獵物的竹竿或一人扛著扁擔。草叢間突然竄出一位高山番人,將一位扛著扁擔的海盜嘍嘍頭顱砍下,鍾斌回頭看到這一幕立刻大喊。

 

鍾斌:番仔出草!(閩南語)

 

    眾人聽到鍾斌的警告聲,立刻放下獵物抽出隨身兵器,快速聚攏在一起,但顏思齊卻扛著大矛慢慢走來,站在眾人前方,身後的劉香把兩口大刀插在地上,掀開上衣露出滿身刺青。

    草叢間發出呼嘯聲,三十幾位番人持刀跳出草叢,將他們團團包圍住,滿臉猙獰。

 

顏思齊:兄弟啊!今天不打鹿仔了,換打人頭!(閩南語)

眾人:哈哈哈哈!

劉香:殺!(閩南語)

 

    劉香抽起插在地上的兩口大刀,衝向前朝番人瘋狂砍殺而去,李魁奇、鍾斌也馬上尾隨殺去。十幾位海盜與三十幾位高山番人立即展開大亂鬥。

    鄭莽提起木扁擔一連掃倒三、四位番人,鄭捷則跳來翻去用割肉小刀攻擊番人。鍾斌甩動九節鞭刺中一位番人喉嚨後,又甩出纏住另一位番人的刀柄,用單刀刺入其身體。

    李魁奇舞動虎頭雙鉤,一手鉤住番人的刀刃,再用另一鉤套住喉嚨將頭顱割下。劉香則用雙大刀一口氣連劈七人,身後都是東倒西歪的屍體。

    一位番人揮刀衝向顏思齊,他刺出長矛插入番人的腹部,番人丟下番刀用雙手抓住長矛,另一位番人見狀立刻舉刀朝顏思齊跑來,顏思齊乾脆連人帶矛整支舉起,向跑來的番人刺去,長矛槍頭貫穿兩人,顏思齊再推動長矛又刺入一位正在與海盜嘍嘍戰鬥的番人背部,顏思齊繼續推動長矛,將矛槍頭連帶三位番人一起釘在一顆大樹幹,顏思齊的後方又有兩位番人一前一後揮刀向他突襲,顏思齊看見人影晃動即轉身抽出腰刀,輕鬆將衝在前方的番人胸腔砍成兩截,衝在後面的番人嚇得轉向拔腿逃跑。

    頃刻間,眾海盜就把高山番人砍得屍橫遍野,剩下幾位番人受到驚嚇,紛紛嚎叫一聲後,竄入草叢消失不見。

 

劉香:殺得真爽!

鍾斌:這些番人怎麼這麼喜歡人頭?

李魁奇:所以他們才會跑來這裡,把人頭送給我們啊!

眾人:哈哈哈哈!

劉香:來啊!把番人頭割下來,帶回去作紀念。

 

    眾海盜嘍嘍們拿著刀,開始在番人屍堆裡割人頭。

 

S23,外  ※時:    ※景:魍港寨門  

※人:不戒、小五、龍輝、松美,顏思齊、劉香、李魁奇、鍾斌、鄭莽、鄭捷

 

    幾位平埔番婦女揹著竹簍帶著小孩,竹簍裡頭裝著漁獲、山產、蔬菜等食物,走到魍港城寨大門前開始擺攤叫賣。不戒、小五、龍輝、松美(松美的衣服改穿海盜男裝)好奇地走出城寨,挑選這些食材。

 

松美:好大尾的魚,還有,這菜長得好奇怪,怎麼一顆顆黑黑的。

平埔番婦女:馬告、馬告!

小五:馬告?

 

    小五抓起一顆馬告嗅一嗅。

 

小五:這好像是山胡椒之類的香料。

不戒:醃山豬肉好香啊!

 

    不戒用正鼻子聞著一大塊醃豬肉,一旁的龍輝拿起一顆四方形的月桃葉粽。

 

龍輝:這好像是你們漢人端午節吃的粽子?!

平埔番婦女:阿拜、阿拜!

龍輝:這個叫阿拜?

 

    平埔番婦女把一顆阿拜拆開,將內餡給龍輝看,小五走來接過那顆阿拜,嚐了一口內餡。

 

小五:有豬肉、南瓜、芋頭、還有蝸牛肉,好吃!

不戒:我也來一顆。

 

    不戒抓起一顆阿拜拆開,大口吃了起來,又看見攤位上放了幾壺陶罐,用手指著陶罐,對平埔番婦女問。

 

不戒:這是酒嗎?

 

    不戒比出喝酒的手勢,平埔番婦女點點頭,也回應喝酒的手勢,不戒提起一壺陶罐打開塞蓋,看見裡頭的白色液體冒出陣陣酒香。

 

不戒:是小米酒!

 

    不戒提起酒壺大口喝了起來,平埔番婦女伸出手對著他說。

 

平埔番婦女:錢、錢!

不戒:好啦、好啦!

 

    不戒從懷中掏出一枚西班牙小銀幣遞給平埔番婦女說。

 

不戒:這幾壺酒還有醃山豬肉,我都要了。

 

    此時,顏思齊一行人正好打獵回來,隊伍中除了扛運眾多的獵物屍體外,最後方還有鄭莽、鄭捷兩人扛著一根長竹竿,吊掛著一長串血淋淋的人頭,是用頭顱的長髮綁在竹竿上。

 

松美:哇!怎麼殺人了,真可怕!

鄭莽:這些都是住在山上的凶番,跑到山下來出草,想獵我們人頭。

鄭捷:結果不小心,把自己的頭當成禮物,交給我們帶回來,呵呵!

 

    鄭莽、鄭捷一邊經過松美一邊跟她對話後,兩人扛著長竹竿走入城寨大門內。

 

S24,外 /  ※時:    ※景:魍港大廳

※人:顏思齊、劉香、鮑三娘、李魁奇、鍾斌,鄭莽、鄭捷,勞爾、懷一

 

    一隻大山豬串在鐵條上,被戶外營火烤的吱吱作響,眾海嘍嘍席地坐在大廳屋外的營火堆旁喝酒、吃肉。

 

鍾斌:顏老大串完人肉串後,拔刀一個轉身,又把另一個切成兩半,嚇得其他番人屁滾尿流……

眾人:哈哈哈哈……

 

    海盜首領們依序坐在大廳內一張大長桌上喝酒,其他地位較低的海盜則坐在廳側一旁的方桌吃飯,鄭莽、鄭捷與勞爾、懷一坐在同一張桌子大口吃著。

 

鍾斌:為什麼三娘的稱號叫鐵鳳凰,而我們的稱號都是蟲字輩?像李老闆的稱號叫鐵蟾蜍、顏老大叫鐵蝙蝠、二哥叫鐵蜈蚣、三哥叫鐵螳螂、我叫鐵蜥蜴。

李魁奇:因為三娘是女孩子嘛!如果叫個什麼鐵蟬、蛇、蛙、蟻的,多難聽啊!

鍾斌:我猜應該是大當家的,垂涎三娘這顆鮑魚,才會取這稱號討好她。

 

    鮑三娘抽下頭上的髮釵當成飛鏢,向鍾斌射去,鍾斌立刻用手上的烤鹿腿檔住,髮釵貫穿鹿腿骨在他面前透出尖端,嚇了鍾斌一跳。

 

鍾斌:哇!鳳姊,妳想要了我的小命啊!

三娘:老弟,要吃老娘這顆鮑魚的,當心嗑崩了牙。

劉香:喔!是嗎?我倒想試試!

 

    鮑三娘又抽出一支髮釵向劉香射去,劉香側身一閃,喝口酒,髮釵射中其身後的木柱。

 

鍾斌:三娘的稱號乾脆改叫『鐵毒蜂』好了,我跟二哥差點被她的毒針螫到。

顏思齊:好了,別鬥嘴!三娘難得來魍港一趟,大家敬她一杯。

 

    眾海盜首領舉起酒杯,向鮑三娘敬酒。

 

顏思齊:乾了!

 

    眾海盜首領把酒水一飲而盡。

 

S25,內   ※時:  ※景:魍港某船艙內  ※人:駱思恭、李國助

 

    魍港某艘船艙內,駱思恭與李國助一起喝著酒。

 

李國助:我父親明天就會回魍港,我會向眾首領們提出魏公的要求。

駱思恭:一切就仰賴公子了。乾!

李國助:乾!

 

    兩人互相敬酒,一飲而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