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6,外  ※時:   ※景:紫禁城御花園     ※人:朱由校,魏忠賢

 

    紫禁城御花園內,朱由校拿著細光刨來回拉動,正刨細拋光一張木椅的手把,汗流浹背。

    魏忠賢走進御花園,慢慢走到朱由校身旁盯著他工作,朱由校工作到一個段落,剛放下細光刨,魏忠賢用眼神示意一旁宮女,宮女立刻遞上一盆水,朱由校洗完手,魏忠賢馬上遞條白絲巾給他擦手,魏忠賢又從桌上木盒中,拿起放在冰塊上絨毛巾,走向前去幫朱由校擦汗,朱由校將白絲巾投入水盆,從魏忠賢手中把毛巾抓過來自己擦。

 

朱由校:你瞧!朕這張木椅做工如何?

魏忠賢:哎呀呀!不得了,這個椅把摸起來,就像一位美人的小手,好生細嫩。(撫摸著)

朱由校:哈、哈、哈!光這椅把,我就刨了兩個多時辰。

魏忠賢:皇上真是好用心啊!……老奴有事,要啟稟聖上。

朱由校:說吧!

魏忠賢:據兵部稟報,關於紅毛夷人佔我汛地澎湖一案,兵部已另覓一地,可讓紅毛夷人遷居過去,令其歸還澎湖。

朱由校:是何地?

魏忠賢:台灣島的大員地方。

朱由校:台灣島?是何地?

魏忠賢:台灣,西番人稱福爾摩沙,距澎湖約百里,乃蠻荒未化之地,島上多毒蟲瘴癘,凶番橫行馘首,生人畏近,只有些海上亡命之徒,敢登島居留,正好將夷人驅至此地。

朱由校:嗯!就讓紅毛夷到那兒去吧!

魏忠賢:領旨,老奴告退。

朱由校:去吧!

 

    魏忠賢慢慢退出御花園,朱由校把毛巾交給宮女,又拿起細光刨開始工作。

 

S17,外  ※時:   ※景:台灣魍港     ※人:

 

    台灣魍港遠景,港內停泊數十艘海盜船。

    六艘船隻駛入魍港內,最大一艘桅杆掛著鐵鳳凰的旗幟,倒數第二艘是寶祥號。

 

S18,內  ※時:   ※景:魍港大廳    

※人:李旦、顏思齊、劉香、三娘、李魁奇、鍾斌、李國助、一官

 

    魍港大廳內,李旦率眾二八兄弟會幫眾,朝大廳香案上的媽祖神像(明代)舉香膜拜。

    眾人分站香案前走道兩側,鄭一官從大廳外入內,走到香案前跪下,一旁遞給他三柱香,一官把香高舉過頭唸道。

 

一官:天妃在上,今弟子一官,加入二八兄弟會,從此生死相許、福禍相依,戰則同進、撤必同退,有利同享、有難同當,若負此誓,願身受千刀亂剮而死。

 

    李旦、顏思齊坐在大廳左右主位上,劉香、三娘、李魁奇、鍾斌、李國助依序坐在兩側座位,一官站在三娘座位後方。

 

李旦:一官這小子,被錦衣衛逮住後還能大難不死,來魍港加入我們兄弟會,可真是好狗運啊!呵、呵、呵……我要帶這小子去澎湖當通譯。

李魁奇:大當家,此去澎湖當紅毛人與朝廷的調人,可不好幹!

鍾斌:沒有好處,紅毛人不會輕言退出澎湖。

李旦:嗯!所以朝廷欲遷紅毛人至台灣大員,作為撤出澎湖的條件。

鍾斌:台灣大員?!那不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

李旦:我們也正好方便就近跟他們做生意。

三娘:若紅毛人不願意撤呢?

李旦:我們可以用截斷其商路航道,做為威脅。

三娘:但紅毛人的夾板戰船,可不好惹!

李國助:可避其鋒芒嘛!專門截沒有護衛的商船,他們能有多少夾板船來跟我們玩?

李旦:把紅毛人遷至大員,可兩方都不得罪,繼續做我們的生意。

三娘:大當家怎麼說,我們怎麼做,但我希望不要跟朝廷走的太近。

李旦:嗯!好。……那顏老大意下如何?

顏思齊:我認同三娘的意見,要小心朝廷,其他全聽大當家的。

李旦:很好!就這麼定了。

 

S19,外  ※時:   ※景:澎湖堡壘城樓,港口   ※人:雷約茲,宋克

 

    澎湖堡壘城樓上,雷約茲用望遠鏡看澎湖外海,兩艘大船正緩緩開來,他放下望遠鏡,對身旁的宋克說。

 

雷約茲:李旦來了!(荷蘭話)

 

    兩艘大船慢慢駛入港口,一艘船桅杆掛有兩面大旗,一面是李樹花果圖旗、一面是畫有一隻白蟾蜍咬著一枚銅錢的紫旗,另一艘則是明國水師戰船。

 

S20,外  ※時:   ※景:澎湖堡壘     ※人:俞咨皋、李旦,一官

 

    荷蘭澎湖堡壘中景,城樓各跺口擺放火砲站立衛兵。

    福建總兵官俞咨皋一行人帶著李旦、一官進入澎湖堡壘城門,堡壘內有許多全副武裝的士兵正守衛在四周,繼續走向已敞開的城樓大門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