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6,外   ※時:     ※景:馬都拉島 ※人:不戒、小五,鄭莽、鄭捷

 

    爪哇群眾在野地準備舉行賽牛大會,一群馬都拉女子在野地中央跳著傳統舞蹈,樂隊在一旁吹奏著,鄭莽與鄭捷在人群中穿梭。

    女子們跳完舞退下場,四組賽牛登場,兩牛一犁,犁杆各自插上黑、白、黃、藍色小旗以識別,駕牛者踩在犁上的小木板蓄勢待發,眾人翹首望向遠方。

    一顆大樹下圍著人堆,原來是一賭攤,桌上有四組顏色區塊,樓小五與釋不戒也在人堆中。

 

小五:買黃色,一賠四。

不戒:黑色那組的牛看起來比較壯,黃色看起來太瘦了。

小五:壯不一定跑的快。

 

    不戒將一枚西班牙4里爾銀幣放在黃色區塊後,一位爪哇人遞給不戒四塊黃色木牌,華人莊家喊道。

 

莊家:要開賽了!買定離手、買定離手。

 

    站在賽道終點旁的裁判揮動紅旗,四組賽牛開始脫韁狂奔。

 

S7,內 /   ※時:      ※景:爪哇島嶼村落,茅屋    ※人:一官、松美

 

    鄭一官醒來昏沈沈地看見一位身著巴里島服飾的女子朝他走來,原來是田川松美端著一碗白粥走來坐在他床邊。

 

松美:你醒了。

一官:我睡了多久?

松美:你昏了兩天。

 

    一官接過白粥喝了一大口,摸了摸額頭上的紗布,看了木屋四周。

 

一官:這是哪?

松美:這是鳳姊的地盤。

一官:鳳姊?…是三娘鐵鳳凰?

松美:嗯!

一官:師父跟小五他們呢?

松美:師父在村子附近閒逛,小五跟不戒在另一座小島上賭賽牛。

一官:賭賽牛!

 

    鄭一官聽到『賭賽牛』三個字後,眼睛為之一亮,把白粥還給松美,立刻跳下床。

 

一官:哪裡有船我要去?

 

    鄭一官抓著松美的手跑出屋外,松美用害羞的眼神偷看一官。

 

S8,外(接S6  ※時:     ※景:馬都拉島    ※人:不戒、小五,鄭莽、鄭捷

 

    四組賽牛在跑道極速奔馳,小五與不戒與其他賭客一起激動大聲呼喊,鄭莽與鄭捷推開人堆走到賭攤前。

 

小五與不戒:黃色、黃色、黃色、黃色……… (大喊)

 

    插著黃色小旗的賽牛率先衝過終點線。

 

小五與不戒:贏了、贏了!

 

    小五與不戒走回賭攤前正要遞出黃木牌給莊家時,鄭莽對華人莊家說。

 

鄭莽:你們敢在這開賭?

華人莊家:兩位小哥!我是二八兄弟會的,給個面子。

鄭捷:在這開賭,會壞了本地人風氣,鳳姊已嚴令禁止,立刻收攤。

華人莊家:欸!我可是李老闆派來這帶貨的,鳳姊是啥路貨,敢管到老子頭上來。

小五:喂!莊家快換籌牌,我要賭下一場。

鄭莽:幹!(掀翻賭桌)

小五:搞啥小?(台語)(閃躲開)

 

    鄭莽把賭攤掀翻,銀兩散落一地,華人莊家見狀要拔出腰刀,在刀尚未出鞘之時,鄭捷快速跳上前去,用腳踢中腰刀柄頭,將刀踢回鞘內後,掃腿把莊家掀翻擒拿在地,幾位保鏢馬上圍過來,鄭莽一拳就打倒一人,連續打倒三人,其他保鏢立即一哄而散。

    樓小五趁亂偷撿銀子,鄭莽從後面走來將他一把抓住,釋不戒也抓住鄭莽的手。

 

小五:欸!我要撿回自己的錢。

不戒:施主,莫動手。

 

    鄭莽放開樓小五衣領反抓住不戒的手,釋不戒立即回手沾纏上,兩人交手對峙。

 

鄭莽:這位師父是硬手嘛!

不戒:不敢當!

鄭莽:來幾招!

 

    鄭莽與不戒使勁互推勢均力敵,鄭莽使用膝擊,不戒也膝擊隔檔,兩人小腿相抵,互踢後往跳,立即擺出戰鬥姿態盯著對方,兩人移動幾步,雙方突然衝向前去展開激烈打鬥。(與下一場交叉剪接)

    樓小五與鄭捷都看傻了,但小五手仍不忘把抓來的銀子偷偷塞入懷中。

 

S9,外   ※時:      ※景:馬都拉島海岸    ※人:一官、松美

 

    一位爪哇搖著舢板在海面上航行,一官、松美坐在舢板望向前方小島岸邊。

    舢板靠上島岸碼頭,一官跨過間隙走上碼頭,回頭牽起松美的手幫小心她跨過間隙。

 

一官:快帶路!

 

    鄭一官從後方看著松美穿著巴里島婦女服飾的背影,走起路來婀娜多姿頗為性感。

    鄭莽與釋不戒正激鬥方酣。(剪接上一場)

 

S10,外(接S8 ※時:  ※景:馬都拉島  

※人:一官、松美,鄭莽、鄭捷,小五、不戒

 

    鄭一官與松美走至賽牛場邊看到四組賽牛正在狂奔。

 

一官:在哪賭啊?

 

    一官用手搭上松美裸露的嫩白香肩問道,被松美白了一眼,一官趕緊縮回手傻笑。

 

松美:在那棵樹下。

 

    松美用手指著不遠處一棵大樹,樹下聚集許多人,好像在圍觀什麼表演似的,兩人走近前去,發現他們正在觀看兩名壯漢打鬥,其中一位是個大光頭。

    鄭一官推開人群後,看見是釋不戒與弟弟鄭莽正在打鬥,嚇了一跳。

 

一官:喂!你倆在搞什麼?

 

    鄭莽與釋不戒正抓住對方想摔翻彼此,突然聽見熟悉的聲音,轉頭一看,原來是鄭一官。

 

不戒:一官!

鄭莽:哥!

 

    鄭莽與釋不戒都鬆開手,一官走到兩人身旁。

 

鄭莽:哥!你怎麼會來這?

不戒:一官,他是你弟?

一官:對啊!(一官轉頭對鄭莽說)莽二!怎麼如此無禮?

鄭莽:嘻、嘻!(鄭莽對著一官傻笑)

 

    鄭捷已將華人莊家用麻繩綑綁在樹頭,看見一官也興奮地跑向前喊道。

 

鄭捷:哥!

一官:阿捷!你們倆怎麼會跑來這?

鄭捷:小媽把我們倆趕到澳門去找舅舅,說是跟要你一起做生意,但到澳門後,舅舅說你已經去日本平戶了。我們為了混口飯吃,幫人押船來爪哇帶貨,途中遇到海賊劫船,幸好鳳姊即時趕來救了我們。

鄭莽:所以我們就拜入鳳姊的門下。……大哥、這兩位兄弟,走!一塊喝酒去!

 

    鄭莽拉著一官與不戒撞開人群走開,鄭捷與小五尾隨其後。

 

華人莊家:喂!來人!把我鬆開啊!

 

    眾人見沒了搞頭,紛紛散去,留下被綁於樹頭的華人莊家在原地求救呼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