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外  ※時:   ※景:台灣魍港     ※人:李旦、顏思齊、劉香

 

    台灣魍港,碼頭棧橋前不遠處海面有一大竹筏平台,兩個海盜各手持兵器正在打鬥。

    字幕:台灣 魍港

    碼頭與海岸邊有許多海盜在搖旗吶喊,棧橋入口處有兩木柱懸一橫幅,寫著『武海爭霸』四字。在碼頭不遠處搭建有一竹棚看台,李旦正坐在竹棚內飲茶觀看兩名海盜打鬥。

    竹筏上,顏思齊將與其決鬥的海盜擊落海面,碼頭與海岸邊隨即爆出海盜們歡呼聲。

 

顏思齊:還有誰要上?

 

    顏思齊環顧碼頭與海岸邊眾海盜,突然有一位上身紋滿刺青的海盜推開人群,手持雙頭狼牙棒,跳上立於海面的木樁,一根高過一根,最後越跳下了浮於海面的竹筏,來勢洶洶。

 

顏思齊:是劉香兄弟來挑戰!…那我可要小心對付了。

劉香:顏老大,過獎了!(擺出戰鬥姿勢)…接招吧!

 

    劉香催動狼牙棒與顏思齊在隨波搖晃的竹筏上,展開激烈打鬥對決,兩人剛開始勢均力敵,到後來兩人兵器相抵,劉香扭轉握把將狼牙棒一分為二,用另一頭打來,顏思齊伸手檔住握把卸勁,再以回手重壓朴刀握桿砍傷劉香左眼,劉香趕緊用兩隻狼牙棒抵開朴刀,顏思齊往後跳去,劉香左眼血流如柱視線模糊,仍使雙棒瘋狂打去,顏思齊隔檔數招後,單手以刀桿撐地飛身迴旋將劉香踢落海面,碼頭與海岸邊爆出更熱烈的歡呼聲,顏思齊朝著眾人用右手高舉朴刀,仰天長嘯。

 

顏思齊:吼……………兄弟啊,爽啦!(閩南語)

眾海盜高聲齊呼:顏老大、顏老大、顏老大!………………

 

S2,外  ※時:   ※景:澎湖     ※人:雷約茲

 

    遠景,九艘荷蘭戰艦出現在澎湖外海:一艘一級戰列艦、一艘二級戰列艦、兩艘三級戰列艦、五艘護衛艦的遠景。

    字幕:天啟2年(西元1622年)澎湖外海

    荷蘭戰艦桅杆上飄揚著東印度公司的旗幟,雷約茲站在甲板上用望遠鏡查看澎湖的地貌。

 

S3,外 / ※時:   ※景:北京紫禁城某廳堂   ※人:魏忠賢,駱思恭

 

    一名身著錦衣衛官服的人正急忙走在紫禁城宮殿迴廊上。

    魏忠賢正與幾位朝廷內閣官員開會,那位身著錦衣衛官服的人走至門口停下,守在門外的小太監對廳堂內喊道。

 

小太監:錦衣親軍都指揮使,駱思恭,求見。

魏忠賢:讓他進來!

小太監:是!

 

    駱思恭進入廳堂內向魏忠賢報告。

 

駱思恭:稟督主!接獲澳門佛朗機人報告,副督主所率船隊遭以西把你亞戰船截擊,全滅。

魏忠賢:什麼?!(驚訝起身)紅毛夷剛佔我澎湖,以西把你亞人也來搗亂!

官員A:西洋夾板巨艦,火器甚利,我大明水師並非對手。

魏忠賢:西洋人為什麼老是要找我大明麻煩? (又緩緩坐下)

官員A:西洋人不辭辛勞,遠從萬里而來,是為了與我大明通商互市。

魏忠賢:只不過是通商嘛!何必大動干戈?

官員A:由於我朝自三寶太監七下西洋後,嚴禁人民私自出海通商,西洋人貿易無門,而我之絲綢、瓷器等物產,運至歐羅巴各國,可販售至原購入價錢之四百倍,暴利驚人。

魏忠賢:四百倍!(驚訝狀)……為何我們不做此生意?

官員B:稟督主!由於水師孱弱,目前海路航道,皆由海寇組織二八兄弟會所掌控。

魏忠賢:二八兄弟會?

官員B:而二八兄弟會之首領李旦,久居日本平戶島,與西洋各國商辦關係匪淺,或許透過他出面調停,可讓紅毛夷人退出澎湖,另覓貿易據點。

魏忠賢:李旦,嗯!……指揮使,你收買其李旦,讓二八兄弟會為朝廷所用。

駱思恭:是!屬下即刻去辦。

 

    駱思恭退出廳堂,魏忠賢繼續對官員們說道。

 

魏忠賢:要立刻重建水師,打開海路,不能讓海寇太過囂張。

眾官員:是!

 

S4,外 /   ※時:      ※景:平戶島,料亭包廂   ※人:李國助、駱思恭

 

    日本平戶島遠景,商港上各式商船熙來攘往。

    字幕:日本 平戶島

    料亭內,兩位穿著明朝商人服飾的賓客,正摟著日本藝妓飲酒作樂。

 

李國助:來來來!難得指揮使大駕光臨,再滿飲此杯!

駱思恭:國助老弟如此盛情,乾!

李國助:乾!

 

    兩人飲完後,身旁藝妓再斟酒滿上。

 

駱思恭:不知廠公的提議,令尊意下如何?

李國助:家父已答應幫忙,協調紅毛夷人退出澎湖。

駱思恭:那二八兄弟會,是否願為朝廷效力?

李國助:此事家父尚在猶豫,要與顏思齊商量後才可決定。

駱思恭:喔!海寇顏思齊?

李國助:我父親雖是首領,負責掌管兄弟會之商貿錢糧,但擁有武裝的實力派人物,卻是兄弟會二把手,大武海顏思齊,只有他能鎮服橫行海上的強人,讓航路暢行無阻。

駱思恭:那請兄弟多幫忙,說服令尊與顏思齊二人。

 

    駱思恭對站在身旁的保鏢使了一個眼色,保鏢端來一木匣,放在桌上推開匣蓋,裡頭滿是排放整齊的金錠,李國助眼睛為之一亮。

 

駱思恭:這是廠公的小小意思,待事成之後,廠公還有重賞。

李國助: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S5,外   ※時:    ※景:麻六甲海峽,寶祥號   ※人:一官,勞爾,懷一

 

    爪哇外海,風平浪靜、豔陽普照,寶祥號正緩緩通過麻六甲海峽。

    勞爾喝醉酒正倒臥甲板陰影處呼呼大睡,船上人員各司其職,一片安詳。

    寶祥號正要穿越一片充滿島礁的狹窄海域時,前方島礁間忽然飛起一大群海鳥,船大副郭懷一在船橋用望遠鏡看見此景象,立刻喊道。

 

懷一:有訪客,敲鐘!

 

    一位水手敲響船橋室內的警鐘,聲音傳至甲板,一位水手也走至桅杆旁敲起掛在上頭的警鐘並吹起哨笛。

    船上眾水手聽到警鐘聲立刻忙碌了起來,紛紛將火炮填入藥粉塞進彈丸,打開船舷艙門推出火炮。鄭一官從船艙進入船橋室向懷一問道。

 

一官:何事?

懷一:有爪哇海盜。

 

    在甲板熟睡的勞爾也被警鐘聲吵醒,站起來身個懶腰後,快步走到船橋室上方甲板舵手位置,嚴肅地對舵手說道。

 

勞爾:去跟大副說由我操舵。

舵手:好!

 

    舵手跑到下方進入船橋室。左右兩舷船側各有一位火炮長,手抓纜繩站在舷船上指揮。

    鏡頭此時開始定位在勞爾的後上方俯視甲板,戰鬥過程360∘旋轉拍攝,給觀眾感覺海戰過程一鏡到底的震撼,如同身處在寶祥號甲板參與戰鬥一般。

    勞爾開始大力轉動舵盤,寶祥號開始穿越充滿島礁的狹窄海域,鄭一官從船橋室跑上來站在勞爾一旁,手抓著欄杆。

 

一官:我來幫你!

 

    站在右舷船側火炮長轉過頭,對著勞爾大喊。

 

右炮長:右舷前有賊船!

 

    一艘爪哇海盜船從右前方島礁間竄出逼近寶祥號的右舷。

    勞爾向左快速轉動舵盤,寶祥號向左急轉彎,船身右舷正好對準爪哇海盜船。

 

右炮長:準!(舉起右手大喊)

勞爾:放!

一官:開炮!(大喊)

 

    右火炮長揮下他的右手,寶祥號右舷火炮齊射,爪哇海盜船正面被大量砲彈擊中,船艏瞬間插入海面,整艘船沉沒。站在左舷船側水手又開始大喊。

 

左炮長:左舷後有賊船!

 

    一艘爪哇海盜船從左後方島礁間竄出,勞爾向右快速轉動舵盤,寶祥號船身剛往右傾斜,海盜船的右舷立即發砲,許多砲彈從寶祥號左舷呼嘯而過,左船艉邊被擊中一砲。

    勞爾再向左快速轉動舵盤,寶祥號向左打橫船身,與爪哇海盜船平行。

 

左炮長:準!(大喊)

勞爾:放!

一官:開炮!(大喊)

 

    寶祥號左舷火炮齊射,爪哇海盜船右舷被大量砲彈擊中,船身爆炸起火燃燒。勞爾再向右快速轉動舵盤,船身往右繼續前進,右舷的火炮手裝填完畢,紛紛蹲扶在火炮旁舉起右手。

 

右炮長:右舷填彈,好!(大喊)

 

    前方的島礁間又有兩艘爪哇海盜船一前一後,在前方正由右往左快速行進。

    勞爾向左快速轉動舵盤,寶祥號在島礁前左轉彎,與在後的爪哇海盜船相隔一座狹長的島礁平行前進,兩船經過島礁外圍在地勢較低的沙洲航行時,勞爾對一官喊。

 

勞爾:蹲下。(大喊)

 

    爪哇海盜船突然開炮,彈丸穿過沙洲打斷一些樹木,但沙洲的樹林與岩石抵消了大部分的砲彈,僅有兩、三枚擊中寶祥號右舷,鄭一官被顆飛散的木塊擦過額頭,倒在甲板上。

    寶祥號甲板上散落許多木屑,有些木屑被燒得通紅。兩船剛剛經過島礁沙洲,開始在空曠的海面上平行前進時。

 

左炮長:左舷填彈,好!(大喊)

右炮長:準!(大喊)

勞爾:開炮!(大喊)

 

    右火炮長揮下右手,寶祥號右舷火炮齊射,爪哇海盜船左舷全部著彈,整艘船瞬間爆炸,但前方的爪哇海盜船正在左迴旋,勞爾往右快速轉動舵盤,寶祥號往右傾斜,船舷擦過正在快速沉沒中的船隻殘骸,寶祥號與前方爪哇海盜船,兩艘船舷側正好對準。

 

勞爾:開炮!(大喊)

 

    寶祥號搶先開砲,爪哇海盜船遲了半秒開砲,兩船皆中數彈,但爪哇海盜船發出『啪!』的一聲,桅杆斷裂歪折,失去航行動力。寶祥號全速駛出島礁群,眾水手發出歡呼聲。

 

眾水手:好啊!……

勞爾:嘿!把他抬下去。(勞爾對甲板上的水手喊道)

 

    兩位水手跑過來將鄭一官抬走,此時,懷一剛好走上來站在勞爾旁用望遠鏡觀看,遠方海面還有兩艘爪哇海盜船正朝他們直駛而來。

 

懷一:船長,前方還有!

 

    兩艘海盜船右方又出現一艘大型船隻,在接近海盜船不遠處突然上下兩層甲板各自火炮齊射一次,兩艘爪哇海盜瞬間被擊毀,慢慢沈入海面之下。

    懷一再伸長望遠鏡觀看,那一艘大型船隻的桅杆上飄揚著一幅畫白鳳凰的深紅色大旗。

 

懷一:是鐵鳳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