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外 /  

※時:

※景:寶祥號艦橋、甲板,官船

※人:眾水手,幾位錦衣衛,鄭天佑高匡賢

 
檢視較大的地圖 

   海平面的上突然出現兩個小黑點,慢慢放大,是兩艘帆船正朝他們乘風而來,桅桿上飄揚著一面黑色的大旗,旗幟上畫一隻頭朝下的白色大蝙蝠,蝙蝠嘴啣枚銅錢,蝙蝠雙翼下方左右各畫把朝下的彎刀,刃刀於銅錢正下方交錯。

   在官船瞭望的水手,用望遠鏡看見兩艘正朝他們駛來的帆船上,各都掛著一面白蝙蝠海盜旗,慌張地喊。

瞭望的水手:是顏思齊!顏思齊來啦!―快備戰!

   官船上的水手們開始忙亂起來,開啟船舷側窗,推出大砲。

   寶祥號的水手也看到顏思齊的兩艘海盜船,大喊。

寶祥號水手:顏老大來了!

   鄭天佑高匡賢在艦橋艙內聽見水手的叫喊聲,兩人走出船艙,高匡賢向站在甲板上監視水手的錦衣衛問。

高匡賢:發生什麼事?

錦衣衛顏思齊的海盜船殺來了!

   鄭天佑站在寶祥號船舷邊用望遠鏡觀看,兩艘海盜船排成一行縱隊直撲而來。

鄭天佑:命令護衛船迎擊,我們繼續前進。

錦衣衛:是!

   錦衣衛走到船舷邊,朝船揮舞著旗號。

 

56,外 /

※時:

※景:大海,官船外、內,艘海盜船

※人:官船水手,眾海盜

 

   官船轉彎脫離編隊,故意放慢船速吸引海盜船過去。

   兩艘海盜船魚貫縱隊開始改換陣形,變成兩艘橫列準備接戰。

官船指揮官:佛朗機砲預備!

   官船砲手手持火把,從船舷窗內看到一艘海盜船正在接近右舷中。

官船指揮官:開砲!

   官船砲手用火把點燃火藥,「轟!」官船右舷開砲射擊。

   一艘海盜船左舷被砲彈射中,船身破了個洞,大鐵丸射入船艙內,木屑飛射,幾位海盜被衝擊力瞬間彈開。

   船的左舷也開砲,但海盜船並不反擊,持續接近。

   艘海盜船各左右包夾官船,越來越接近。

   官船左右舷同時開砲齊射,試圖驅離海盜船,艘海盜船全都被擊中,船上有幾位海盜被炸飛入海中,但海盜船仍不為所動,繼續靠近。

   官船士兵拿出火繩槍架在船舷朝海盜船射擊,海盜們也拿起火繩槍或是弓箭回擊官船士兵。

   艘海盜船逼近官船船舷,海盜船的桅桿纜繩網上都爬滿了海盜,全唱著歌。

眾海盜金銀財寶我最愛,抓到船兒把人剮,四海縱橫都不怕,搶到大錢笑哈哈。嗨喲伊喲伊喲哼嗨喲(閩南語,曲目:捕魚歌)

   嗨喲伊喲伊喲哼嗨喲、嗨喲伊喲伊喲哼嗨喲、嗨喲伊喲伊喲哼嗨喲。在船艙內的船水手們,聽見這滑稽的改編兒歌,聲音越來越近,沒有心情發笑,反到有種恐怖肅殺的詭異氣氛。

   海盜們的歌聲一結束,「轟!」兩艘海盜船同時開砲,發射的是鐵沙彈,一堆小鐵珠混雜陶器碎片或石塊,噴射向對方,官船有許多水師士兵中彈受傷。

   海盜船桅桿纜繩網上的海盜們開始向船拋出勾繩。

官船指揮官:接舷作戰!

   船士兵紛紛抽出配刀,沒刀的水手就隨便抓起手邊任何可以打鬥的物品,準備接舷戰鬥。

眾海盜:搶啦!(閩南語)

   眾海盜攀著勾繩,從官船左右兩舷擺蕩過來,跳上甲板,掄起鋼刀見人就砍。

   官船上的水師官兵與海盜們開始大亂鬥,但攀著勾繩的海盜,一波又一波,不斷擺蕩過來跳上甲板。

   船舷相互碰撞,幾位海盜架起兩船之間的跳板,其他海盜踩著跳板衝入官船,人數越來越多,官船甲板上已遍佈海盜的身影。

   一位海盜爬上官船的桅桿,把明朝水師軍旗扯下,改掛上代表顏思齊的白蝙蝠海盜旗。

 

57,外  

※時:

※景:大海,寶祥號甲板,顏思齊海盜旗艦

※人:官船水手,幾位錦衣衛,鄭天佑高匡賢,鄭一官,顏思齊,劉香,眾海盜

 

   鄭天佑站在寶祥號船舷邊,用望遠鏡看著官船被海盜攻佔

寶祥號水手:這邊還有艘顏老大的船!

   鄭天佑再用望遠鏡看向水手所指的方向,又有一艘更大的黑色海盜船旗艦正朝他們快速駛來,船艏頭部裝飾是一隻在嚎叫中的狼

   鄭一官被錦衣衛押上寶祥號甲板。

一官:我終於了解朱元璋為什麼不敢派人出海尋寶,因為這些海盜連朝廷的官船都照搶不誤,果然是橫行黑水溝的顏老大。

鄭天佑:鬆綁。

   錦衣衛解開鄭一官身上的繩索。

鄭天佑一官,你跟顏思齊談談吧。

一官:表叔,這沒問題。

   鄭一官向水手們喊。

一官:升起李樹花果圖大旗,放慢船速。把貨倉打開,將清酒桶吊上甲板放好。

   海盜船離寶祥號越來越近,一位海盜用望遠鏡看見寶祥號升起李樹花開結果圖大旗,轉過身喊。

海盜:老大,那船升起李樹旗(閩南語與漢語夾雜)

顏思齊:喔!那是李老闆的船,怎麼會跟官船在一起?(閩南語)

   顏思齊向掌舵的海盜喊。

顏思齊:船靠近一點!(閩南語)

   李樹花開結果圖大旗飄揚在桅桿上,鄭天佑抬頭望著旗,一臉疑惑地說。

鄭天佑:此旗的李樹圖,怎麼開了花又同時結果呢?真是怪哉!

一官:這圖是我義父李旦所畫,寓意花開富貴、結果長存。還有,李樹上的果實,一共有十六顆,也代表著二八兄弟會。

   水手們已打開貨倉蓋板,開始將清酒桶用網繩吊上甲板。

鄭天佑:嗯,二八兄弟會,我略有耳聞,是在海上巨寇王直伏法後,新興的海盜團夥。

   海盜船的船舷慢慢靠近寶祥號。

   鄭一官看到顏思齊站在甲板上,身旁有眾多手持大刀、火槍或弓箭的海盜正虎視眈眈,鄭一官朝他喊道。

一官(大喊) 嘿!顏老大!這麼早就出來抓魚仔啊!(閩南語)

   顏思齊見到鄭一官站在船舷邊,身旁有幾位手持繡春刀的錦衣衛,回喊。

顏思齊:喂!一官,你怎麼跟官府的人馬在一起?(閩南語)

一官:唉!我們被錦衣衛抓了。(閩南語與漢語夾雜)

顏思齊錦衣衛?!――我叫兄弟們衝上船,把什麼狗屁錦衣衛給剁成肉粉!(閩南語與漢語夾雜)

一官:船艙裡,弟兄們的命都他們刀把子上,打起來恐怕不好。

顏思齊:那要怎麼著?(閩南語)

一官:我們要帶這些錦衣衛去海外找些東西,就不用勞煩顏老大您管了。還有,甲板上這些酒,是乾爹要送給你的。

顏思齊: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閩南腔的漢語)

   海盜拋出兩條大小勾繩到寶祥號甲板,兩名水手檢起大勾繩綁在桅桿上,幾位水手把裝著清酒桶的網繩掛上大勾繩,把小勾繩綁在網繩上。

   寶祥號把滑車掛在大勾繩上,海盜們合力拉著小勾繩,把裝著清酒桶的網繩拖進海盜船的甲板上。

   寶祥號水手解開大勾繩讓海盜收拉回去,兩艘船慢慢分開。

一官:顏老大!祝你生意興隆!我們要離開啦!

顏思齊:一官!我們在福爾摩沙!臺灣的魍港,等你回來。(閩南語)

   寶祥號楊起帆全速前進,顏思齊看著他們遠去的船影,若有所思,向身旁左眼窩有一道恐怖刀疤的海盜二檔頭劉香說道。

顏思齊:李老闆這位乾兒子被錦衣衛挾持,還能神色自若應對,頗具膽色。――可以考慮讓他加入二八兄弟會。(閩腔漢語)

劉香先等他有命回來再說吧!(閩南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