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外  

※時:

※景:福建莆田林泉院(南少林)門口

※人:釋不戒,幾位和尚

 

   福建莆田林泉院,大門緩緩打開,丟出一個包袱,幾位和尚把一位身材壯碩的和尚趕了出來。

幾位和尚滾滾滾!

壯碩的和尚:只不過偷吃點肉、偷喝了點酒,就要把我趕下山。好歹也同門了這麼多年,好沒人情味!

其中一位和尚:你屢犯不聽,方丈已經容忍你很久,今天把你掃地出門,正剛好而已。

壯碩的和尚:哎呀!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濟癲和尚不就是這樣嗎?吃肉喝酒不照樣成了活佛。

其中一位和尚:那你就正好出去當個吃肉喝酒的活佛吧!我們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壯碩的和尚:好!以後我就把法名改成不戒,下山吃肉喝酒,繼續修行,哈哈!

   釋不戒大聲笑道,提起包袱,摸摸自己的大光頭,邁開大步,朝山下走去。

 

42-A,外

※時:

※景:福州長樂南山寺

※人:釋不戒,香客

 

   福州長樂南山寺遠景。

   日正當中,釋不戒戴個竹斗笠,右手握著佛珠,左手拿個托缽,站在福州南山寺門口附近化緣。

   進出南山寺參拜的信眾,偶爾有人經過釋不戒,丟下銅板。

 

42-B,外

※時:黃昏

※景:福州長樂南山寺

※人:釋不戒,香客

 

   釋不戒從正午一直站到日落西山,手上的托缽內只有幾枚銅板。

   釋不戒摘下斗笠露出顆大光頭,用斗笠搧了搧。

不戒哎呀!站了這麼久,才這一點。

   釋不戒在戴上斗笠,邁開步伐,離開南山寺。

 

43,外

※時:黃昏

※景:福州長樂太平港,寶祥號甲板

※人:鄭一官,田川松美樓小五,真田龍輝,眾水手

 
檢視較大的地圖 

   畫面出現地圖,一條虛線從日本平戶島連至明國福州長太平港。

   寶祥號緩緩駛入明國福州長樂縣的太平港。

   鄭一官,田川松美樓小五,真田龍輝在站甲板上。

一官第一站到了!這個太平港,是當年鄭和出使西洋時,船隊都在此停留,等候東北季風來到後,再揚帆出海。

   寶祥號船舷靠岸,放下跳板,鄭一官,田川松美樓小五,真田龍輝與其他水手從船上的跳板走下碼頭。

小五:肚子好餓,先找個地方吃飯吧!

 

44,外 /  

※時:傍晚

※景:福州長樂縣街市酒樓,廚房

※人:鄭一官,松美樓小五,龍輝,店小二,掌櫃釋不戒

 

   鄭一官一行人走在長樂縣的街市上,看見一家酒樓。

一官:就在這兒吃吧。

   一行人走入酒樓內,店小二迎向眾人熱情招呼。

店小二:各位客倌!請進、請進!

   店小二領眾人坐定後,問道。

店小二:客倌,想吃些什麼?

一官:這有什麼招牌菜

店小二漳港海蚌、紅糟醉香雞、雞茸魚唇、蟶干炒韭菜、八寶書包魚、北蔥燜羊肉。

一官:全部都上吧。

店小二:好,六道菜全上。

小五:你們有流蜞蛋嗎?

店小二:喲!這位客倌,您也知道香煎流蜞蛋啊!本小店當然有囉!

一官流蜞蛋是啥?

店小二:這是一種水蟲,長得很像小蜈蚣,成團成團地浮在江海交界的水面上蠕動,煎著吃特香。 

松美:聽起來好可怕。

   酒樓廚房內,廚師正在料理流蜞蛋。

流蜞095329rwwticqtwc8bw0ff.jpg.thumb

(圖源 http://zgfz.uueasy.com/read-htm-tid-2636.html)

小五(旁白):當地人捕到流蜞,先用清水洗淨,以鮮蛋清餵養,等流蜞吃飽肚子鼓脹,放到油鍋用溫火煎成餅狀,可好吃的勒!

一官:喔!那就加道香煎流蜞蛋,再一壺上好的普洱。

店小二:好的。

   店小二邊走邊朝掌櫃的方向報桌次、菜名。

店小二:上菜囉!

   店小二把最後兩道菜端上桌,鄭一官一行人正在用餐,此時,釋不戒正從門外入內,店小二端完菜後立刻迎上

   店小二把釋不戒帶位到鄭一官一行人的隔壁桌。

店小二:這位師父,是要吃齋飯、還是素麵?

不戒:我不要齋飯、素麵,給我三份大碗的打滷麵,再打半斤白酒。

店小二:是、是。

   樓小五聽到熟悉的聲音,看見隔壁桌的和尚,驚喜地叫道。

小五:大牛!

   釋不戒轉過頭去,看見樓小五正起身走來。

不戒:小五!

   樓小五走到釋不戒身旁座位坐下。

小五:你不是在南少林學功夫嗎?

不戒:你也不是去了日本,怎麼到這兒來?

小五:我目前在商船上當船廚,中途經過這裡,你哩?

不戒:哎呀!都是我管不住這張嘴,老愛偷喝酒吃肉,被方丈給趕了出來。

小五:呵!你進了南少林,學了佛法,還是戒不了口?

不戒:小時候不知肉味,長大後不小心一嚐,就著了道,嘴越來越饞。

小五:那你現在還繼續做和尚?

不戒:不做和尚,我也不知要做啥?反正我酒照喝、肉照吃、和尚照當,最近幾日都在南山寺廟口化緣。

小五:那你不就是要當現世的濟公?乾脆來日本當和尚,除不忌酒肉外,還可以娶妻生子哩!

不戒:聽起來不錯,不過我不會日本話,哈哈哈!

   鄭一官走到樓小五對面座位坐下。

一官:小五,你跟這位師父是舊識?

小五:喔!這位是我小時候同村的玩伴,後來因太頑皮常闖禍,被家人送去南少林當和尚。

一官:師父你好!

小五:這位是鄭一官,是我船東的少主人。

不戒:這位少東家,不用叫我師父,我還沒這資格,叫我不戒就可以了。

小五:叫他不戒就好,叫師父太肉麻,呵呵!

一官:我剛聽見你目前在南山寺化緣,你對南山寺很熟嗎?

不戒:我跟寺裡面的和尚還算熟。

一官:明天我們正好要去朝拜,可以順道帶個路嗎?

不戒:這當然沒問題。

店小二:來!三大碗打滷麵、半斤白酒。

   店小二將托盤端上桌面,放下三碗麵、一壺酒。

一官:怎麼吃得如此節省。小五,幫他多加幾道下酒菜。

   鄭一官轉頭對店小二說。

一官小二,這位師父的酒飯錢跟我們的一起算。

不戒:這怎麼好意思呢!

一官:哎!這小意思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