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外 /

※時: 

※景:料亭(菊園) 門前,庭園

※人:鄭天佑高匡賢,門前小廝,女侍,其他客人

 

門前小廝:歡迎光臨!(日語)

   鄭天佑高匡賢兩人穿著漢人平民服裝,走到料亭門內前,料亭門前小廝熱情地將兩人迎入門內。

   三人走在高雅別緻的料亭庭院中。

 

36,內

※時:接前場

※景:料亭(菊園) 小廂房

※人:李旦,穗花

 

   料亭的小廂房內,穗花坐在李旦身旁,兩人正在飲酒作樂。

穗花:你為何那麼久還沒抓到松美這個小賤貨?(日語)

   穗花嬌嗔地向李旦抱怨,李旦則忿忿不平地說。

李旦:我已經把快把整個平戶島都翻過來了,都沒發現她的蹤影,真是奇怪!難道她會飛不成。(日語)

穗花:會不會偷偷搭船離開平戶?(日語)

李旦:這幾天我有派人在碼頭邊,盤查往來出入人等,只有一官的船出海而已,其他船隻都被我給禁止出航。(日語)

穗花:那她可能還藏在平戶,再仔細找找,不可能躲多久。(日語)

李旦:哎呀!不說這個了,喝酒、喝酒。(日語)

   李旦一口飲盡一杯酒,穗花再為他斟上酒。

 

37,內

※時:接前場  

※景:料亭(菊園),走道

※人:李旦護衛,鄭天佑高匡賢,門前小廝,女侍,其他客人

 

   門前小廝領著鄭天佑高匡賢走到屋門前,一位女侍迎上前來招呼。

女侍:請問兩位嗎?(日語)

   鄭天佑高匡賢不回答,腳上的鞋都沒脫,逕自走入屋內,朝著廂房走道前去。

   女侍見到鄭天佑高匡賢如此無禮,高聲叫道。

女侍:喂!你們不能這樣!(日語)

   站在廂房走道上幾位日本護衛被女侍的喊聲驚動,看見兩位漢人直朝他們走來,其中兩位護衛上前伸手欲攔下。

   鄭天佑高匡賢隨手將要攔下他們的李旦護衛瞬間撂倒,其他的護衛見狀,馬上紛紛圍向他們。

   鄭天佑高匡賢兩人不由分說立刻出手,攻勢凌厲,迅速地將全部日本護衛打倒在地,護衛連一點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女侍:啊……

   料亭女侍見狀大叫,驚動其他酒客,紛紛打開廂門張望。

 

38,內

※時:接前場  

※景:料亭(菊園)小廂房

※人:李旦,穗花,鄭天佑高匡賢

 

   李旦在廂房內正喝的酒酣耳熱,聽到門外一陣騷動,不耐煩地喊。

李旦:外面發生什麼事?(日語)

   廂房門外走來兩人身影,用力拉開房門。

李旦:你們是誰?(日語)

   李旦驚訝地看著鄭天佑高匡賢走入廂房內。

   鄭天佑高匡賢慢慢走向李旦。

李旦(慌張地喊) 護衛!護衛!(日語)

高匡賢:不用喊了!他們都已經趴下了。

李旦:你們要幹嘛?(漢語)

   鄭天佑出亮出一枚象牙腰牌,上面刻著「錦衣衛千戶」。

李旦錦衣衛!

   李旦見到腰牌大吃一驚,有點口吃的說。

李旦:你們到這兒要做什麼?

鄭天佑:李老闆,用不著害怕,我們是來這兒想請教你,鄭和藏寶圖是不是在你這兒啊?

李旦鄭和藏寶圖!――沒想到這事居然驚動了錦衣衛。

高匡賢:別廢話!快說。

李旦:嗯之前的確是在我這兒,但幾天前已被一位日本藝妓偷走了。

鄭天佑日本藝妓?

高匡賢:想誆我們,可會叫你吃不完兜著走。

李旦:我豈敢欺騙你們錦衣衛,我說的可都是實話。這幾天我已經派人把平戶島翻個底朝天,還動用了幕府的關係嚴禁船隻出海,但還是找不到這藝妓。

鄭天佑:嗯!這幾天平戶港口只有一條船出海,其他船隻的確只進不出。好!我信你。

高匡賢:這日本藝妓叫什麼名字?

李旦:田川松美。

鄭天佑田川松美。

 

39,內

※時:

※景:寶祥號艦橋

※人:鄭一官,田川松美,勞爾‧多明哥大副,樓小五,真田龍輝

 

   艦橋艙內,鄭和藏寶圖攤開在桌面,圖上放著一根銅條,眾人齊聚桌前油燈下觀看。

一官:去找齊剩下的五條銅鎖塊,怎麼樣?有興趣嗎?

大副:但會不會影響到船期?

一官:只要把我返家探親的時間,用來找長樂南山鄭和鐘的銅塊,到爪哇島買香料時,可以順便找爪哇泗水三保像的銅塊,剩下的銅鎖塊再從長計議。

大副:那應該可以。

小五:我也要跟著去。

一官:你不回老家一趟了?

小五:難得有這尋寶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

   勞爾在一旁喝著酒,感覺漫不經心,忽然瞄見藏寶圖最下方不起眼之處,畫著一根矛頭,心頭一震,收起手上的小酒壺,走近說。

勞爾:你們要去尋寶,我不反對,不要誤了船期就好。

   勞爾偷偷仔細觀察藏寶圖最下方,有一支矛頭圖畫及一行拉丁文小字,他轉身走開,從襯衫中慢慢掏出項鍊墜子親吻一下。

一官:師父,要去嗎?

龍輝:當然。

一官:那我們就一起去尋寶吧。

 

40,外

※時:

※景:寶祥號甲板

※人:鄭一官,田川松美,勞爾‧多明哥大副,樓小五,真田龍輝

 

   真田龍輝靠在船舷上,吹著篠笛。(曲目:刈干切唄)

   田川松美聽著篠笛聲走出船艙,慢慢走近真田龍輝的身邊,開始吟唱起正調刈干切唄」。

   松美唱完,真田龍輝轉過頭問道

龍輝:你也是向州人?(日語)

松美:嗯,我是跟隨母親改嫁,才到平戶的。(日語)

龍輝你的歌唱得很有感情。(日語)

   突然一陣古典西班牙吉他聲傳來。

一官:這曲調太憂傷了,來聽點輕鬆的。

   鄭一官彈奏古典西班牙吉他,曲調是明朗輕快的佛朗明哥舞曲。

   勞爾被鄭一官的吉他聲吸引,拿著酒瓶搖搖晃晃走出船艙,到他們面前。

勞爾:彈的這麼好,不跳支舞就可惜了。(西班牙話)

   勞爾放下酒瓶在甲板,開始跳起佛朗明哥舞。

   勞爾跳著舞,用皮鞋有節奏地快速跺著甲板,眾水手們被勞爾的舞姿吸引,慢慢聚集到甲板來,開始有節奏的鼓掌,打著節拍,一片歡樂的氣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