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內

※時:接前場

※景:寶祥號船艙

※人:田川松美,鄭一官

 

   松美走進船艙內,沒頭沒腦、東張西望的亂晃,四處探望,打算找一個可以躲藏的地方,剛好經過鄭一官沒關門的房間。

   鄭一官坐在房間內的椅子上,翹著腳抖著,正在看剛招募來的水手名單,瞄見一位身型矮小瘦弱的水手經過房門。

一官:咦!我有找身材這麼瘦弱的人來當水手?

   鄭一官起身走到房門外,身體倚在門框探出頭來看,發現這位水手鬼鬼祟祟地在走道到處張望,好像不知道自己應該到哪兒去。

一官喂!你過來。

   松美轉身低著頭走到鄭一官面前,不敢直視。

一官:你叫什麼名字?

   松美慌亂地胡亂編個名字。

松美:張、張阿福。

一官:張阿福?

   鄭一官看著手上水手名單,沒看見「張阿福」三字,疑惑地說。

一官:咦!沒這個名字啊!我之前也沒看過你,你是誰?

   松美的頭越來越低,露出慌張的神情。

一官:你幹嘛低著頭?把頭抬起來!

   松美緊張地抬起頭,鄭一官看到她的臉,嚇了一跳。

一官:你不是那天我救的藝妓松美嗎?

   松美點了點頭,輕聲回答。

松美:是的。

一官:你怎麼會跑到船上來?

松美:說了你也不會相信。

一官:你說吧,我想聽看看。

   松美像是繞口令般的方式,快速地說。

松美:在沒多久前,我正在菊園彈琴給你義父聽,你義父突然就昏倒了,天花板跳下兩名忍者,其中一名忍者把我弄暈了,醒來後房內只剩我與義父兩人,他的額頭上多了一塊淤青,我怕有理也說不清,所以就偷了他的錢跑走,想逃出平戶就偷偷登上這艘船,你信不信?

一官:你覺得我信不信?

   鄭一官已懷疑的眼神看著她,松美露出失望的表情。

松美:不信。拜託不要把我送回去,拜託啦!

   鄭一官正在猶豫思考著要不要把船靠岸。

松美:對了!我在你義父的錢包裡,找到這張圖,可以證明。

   松美從水手衣袖內口袋掏出錢包,在錢包內取出一張地圖。

   鄭一官接過地圖,看了看錢包,說道。

一官:這錢包是我乾爹的沒錯,不過這地圖……

   鄭一官展開地圖詳細看,一張大圖分成四等份的小圖,小圖右方各寫一行字,小圖的下方還有畫有幾根條狀物的圖示,但大圖的最下方畫著一根小矛頭。

一官北京東廠胡同牢金陵鄭祠樑上柱長樂南山鄭和鐘爪哇泗水三保像

   鄭一官看著圖示裡六根條狀物,嘴中念著。

一官金陵鄭祠樑上柱!

   鄭一官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立即把掛在脖子上黝黑的小木條掏出來,雙手握住木條,用力一扭,再一拉,木條一端露出半根黃色的銅條,一官抽出銅條比對小圖中的其中一根。

一官:簡直一模一樣。

松美:當時你義父在跟一位漢人在料亭廂房內談論事情,我在門外有隱約聽見,說這是什麼鄭和的藏寶圖。

一官:鄭和藏寶圖!

   鄭一官驚訝道,又沉默一會兒,若有所思地說。

一官:我這銅條就是我兒時,父親帶我到南京訪親時……

 

32,外 / (回憶)

※時:

※景:鄭氏祠堂

※人:小時候的鄭一官,幾位小朋友

 

一官(旁白):我跟附近的孩童玩耍,偷偷爬上祠堂的樑柱。

   小時候的鄭一官在祠堂外與其他小朋友玩捉迷藏,躲進祠堂,爬上祠堂的樑柱,發現大柱光滑的表面,有一小塊花紋,跟柱子木頭的顏色明顯不同,看起來像是鑲嵌進去的

一官(旁白):發現大柱子裡有一小塊花紋,顏色很奇怪,我就好奇地挖了出來。

   一官用手指將花紋從大樑上摳出來,是一根木條,放在手中把玩。

 

33 (接場31),內

※時:日

※景:寶祥號船艙

※人:田川松美,鄭一官

 

   松美看著鄭一官手中的銅條。

一官:這木條比一般木頭還沉,發現裡面還藏著一根銅條,我就把這木條,當成運符帶在身上。而我小時候去的這祠堂,就是祭祀鄭和一脈的宗祠。――所以這顆銅條,應該就是圖上的金陵鄭祠樑上柱。­­­

松美:那你要去找寶藏嗎?

一官:這船第一站就是大明國,當然順便可以去找寶藏。

松美:那我可以順便一起過去嗎?

一官:好啦!好啦!船都出海了。

   鄭一官表情無奈,但松美卻鬆了一大口氣說。

松美:太好了。(日語)

一官:不過船上突然多了你這位女孩子,房間都滿了,要睡哪兒?真傷腦筋。好了,我讓你睡我房間,我去睡大通舖。

   松美向鄭一官鞠躬行禮,表達感謝。

松美: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34,外  

※時:

※景:寶祥號船艙大通舖

※人:鄭一官,樓小五,其他水手

 

   鄭一官提著包袱,走到下層船艙的水手大通舖,把包袱放入置物箱內,躺在吊床上的樓小五看見鄭一官。

小五:哇!一官你怎麼也到大通舖來睡,是不是房間有跳蚤呀!

   一官放好包袱,走到樓小五身旁,小聲說道。

一官:不是房間有跳蚤,是船上有娘們。

小五:船上有娘們?

一官:就是有個娘們偷渡到船上,剛被我發現,我把房間讓給她睡囉!

   鄭一官一臉無奈的神情,樓小五露出調皮的表情諷刺地說道。

小五:哇!不把偷渡客抓起來,還讓房間給她睡,一官你心腸會這麼好嗎?這妹子的姿色一定沉魚落雁、傾國傾城,把你迷得勒!

一官:她長得沉魚落雁我早就跟睡她一起了,還來這陪你?!而是她帶來的東西可能是傾國傾城的玩意。

小五:傾國傾城的玩意?啥東西?

   鄭一官靠在樓小五的耳邊說。

一官:鄭和藏寶圖。

小五:鄭……

   鄭一官掩住樓小五的嘴。

一官:我還要先跟船老大與大副商量,不要張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