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內

※時:

※景:錦衣衛詔獄

※人:鄭天佑高匡賢,三位中年的太監,獄卒,李保德,東廠太監

 

   錦衣衛詔獄內,兩位太監被綁在刑柱上,全身傷痕累累,另一位太監則趴在地上,幾位獄卒正在幫他上夾棍,哀嚎聲不斷。

   兩位錦衣衛坐在他們前方的桌前,看著獄卒在太監的小腿用刑。

   一名錦衣衛朝他們大聲斥喝。

高匡賢:你們把圖藏哪?――說!

   趴在地上的太監終於受不了酷刑,用顫抖的聲音說。

太監:不要再夾了!我說、我說!

   另一名錦衣衛揮手示意,獄卒放鬆夾棍。

高匡賢:快從實招來。

太監:我們叫人把圖帶給在日本平戶的商人,李旦,已經出發三天了。

   此時,一個聲音從門外喊來。

東廠太監(畫外音):副督主到!

   三位東廠太監魚貫地進入大牢內。

   兩位錦衣衛馬上離開座位與獄卒們彎腰低頭聽旨。

李保德:督主令!

鄭天佑鎮撫司千戶,鄭天佑接令。

李保德:廠公令你們找到藏寶圖後,立即出發尋回藏寶鎖塊,若有阻擋者,格殺勿論。這是駕帖。

   李保德把駕帖交給鄭天佑。

鄭天佑:領令。

 

25-A,外  

※時:

※景:平戶島碼頭,寶祥號甲板

※人:鄭一官,勞爾‧多明哥,大副,眾水手,樓小五,真田龍輝

 

   鄭一官帶樓小五、真田龍輝各提著行李,走在平戶島碼頭的黃土路上,看見碼頭邊停泊一艘船,眾水手在甲板上忙碌地作業。

一官:師父這就是寶祥號,我們出海要坐的船。

   三人走上船舷跳板,登上船隻甲板。

小五:這船還挺大的。

一官:不大怎麼運貨啊?!

小五:說的也是。

 

25-B,內  

※時:

※景:平戶島碼頭,寶祥號船艙

※人:鄭一官,勞爾‧多明哥,大副,眾水手,樓小五,真田龍輝

 

   三人走進船艙內的船員房間走道。

一官:這間是我的房間。這間是師父的房間。

   真田龍輝走進已打開門的房內,將行李放下。

小五:那我房間在那兒?

一官:很大喔!你跟我到下一層船艙去。

   樓小五期待地跟著一官走到下層船艙,看見偌大的空間整齊掛著一張張吊床。

一官:你睡這兒。

小五:啥!大通舖。

 

26-A,內

※時: 

※景:料亭 (菊園) 小廂房

※人:李旦,藏寶圖掮客,田川松美

 

   料亭廂房內,李旦與一位藏寶圖掮客對坐,鄭和藏寶圖攤在桌前。

掮客:這圖我賣五百金,取出的寶藏再對半分。

李旦:五百金沒問題,但寶藏我要七成。

掮客:這也太多了點吧!

李旦:除了我,你還能找誰取出寶藏?找明朝皇帝?就算你們僱其他船主取出寶藏,也不過了黑水溝顏思齊這關,最後還不是全落到我手裡,白忙一場。

掮客:嗯!那四六分好了。

李旦:好,我只拿六成。

掮客:就這樣定了。

李旦:定了。

   兩人相互敬酒後,將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李旦拿出一個木匣推到掮客面前,掮客拉開木匣蓋子,裡面疊得滿滿的大判金,閃閃發亮。

掮客:謝謝李老闆。

   掮客收起木匣,離開座位走出廂房,李旦抓起藏寶圖塞進錢袋裡,放入懷中。

   李旦朝房門外喊。

李旦:可以進來了。(日語)

   廂房門被推開,田川松美提著三味線走進來,面朝李旦正座。

松美:請問要聽什麼曲?(日語)

李旦:你彈自己最拿手的。(日語)

松美:好的。(日語)

   松美右手用撥子彈著琴弦,左手轉動糸巻調整後,按弦開始彈奏曲調。(曲目:津軽じょんがら節)

   李旦正欣賞著松美彈奏著輕快的曲調,沒人注意到廂房內天花板正緩緩打開一道隙縫,隙縫內往下伸出一條細線,慢慢對準李旦的清酒瓶口。

 

26-B,內

※時:

 ※景:料亭小廂房天花板內

※人:李旦,田川松美,忍者

 

   料亭廂房天花板內躲著一位忍者,慢慢放下一條小細線,瞄準李旦的清酒瓶口,再從懷中取出一罐小瓷瓶。

   忍者打開瓷瓶蓋,在細線上倒了幾滴,液體順著細線流下,在線頭慢慢形成一顆水珠,水珠脫離線頭墜落,精準滴入清酒瓶內。

 

26-C,內

※時:

※景:料亭 (菊園) 小廂房

※人:李旦,田川松美,忍者

 

   天花板垂下的細線,在李旦清酒瓶口滴入不明液體後,慢慢收回天花板。

   李旦用清酒瓶倒了一杯酒,一口飲下。

   李旦聽著三味線輕快悠揚輕快的曲調,但卻感到昏昏欲睡、頭昏眼花,身體搖晃,倒趴在桌上。

   松美見李旦倒趴在桌上,慢慢停止了彈奏,站起身子,又發現李旦上方的天花板正被緩緩打開,但她卻沒發現到自己頭頂上的天花板也被緩緩打開。

   松美看見一位忍者從李旦上方的天花板跳下,正想要叫喊時,自己的面前也跳下一位忍者,迅速將她的嘴掩住,發不出聲音求救。

   在李旦身旁的忍者拿起已下毒的清酒瓶,把酒倒入旁邊的盆栽,再用麻布把酒瓶包裹起來,朝李旦額頭砸下,攤開麻布把碎酒瓶輕輕灑在桌面。

   在李旦身旁的忍者完成動作後,對掩住松美嘴巴的忍者點頭示意,忍者用姆指按下松美頸部的穴道。

   松美被忍者按下穴道,感到一陣酸麻暈眩,忍者扶著她慢慢躺下。

   不一會兒,松美恢復意識坐起身,看見廂房內陳設完好如初。

   松美站起來走近李旦,見他倒趴在桌上,額頭淤青一塊,桌面多了些碎酒瓶。

松美(慌張地輕聲說) 完了、完了,大家都會認為是我做的。(日語)

   松美看到李旦懷中有一個大錢袋,禁不住誘惑,伸手去拿。

松美:好沉啊!(日語)

   松美打開錢袋看見幾疊小判金,眼睛一亮,將錢袋收入自己的提包內,再把三味線裝入琴袋內,鎮靜地拉開房門,走出廂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