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A,外 /

※時:

※景:唐人町街市,雜貨店

※人:田川松美,姆媽,男眾,雜貨店老闆,四位流氓

 

   姆媽與松美挑完布料後在唐人町街市走著,經過雜貨店,街道對面有一家露天小料理攤有四位流氓蹲坐在喝酒。

松美:對了,我要買金平糖!(日語)

   松美走進雜貨店內,老闆從小板凳起身,微笑問道。

雜貨老闆:請問要找些什麼?(日語)

松美:金平糖。(日語)

雜貨老闆:買多少?(日語)

松美:三兩。(日語)

   雜貨店老闆從雜貨櫃中一個置在水盆上的陶壺內,取出金平糖放在紙上,打包後交給松美。

雜貨老闆:十文錢,謝謝。(日語)

   松美從小提包中掏出錢給老闆,走出雜貨店,跟姆媽、男眾一起回置屋,街道對面小料理攤,四位流氓起身丟了些錢在桌上,尾隨著他們。

 

21-B,外

※時:

※景:野外土路,海邊的樹林

※人:田川松美,姆媽,男眾,四位流氓,鄭一官

 

   眾人走在野外的土路,跟在後方的四位流氓,抽出腰上的小脇差,衝到前方,亮刀喝住姆媽與男眾。

流氓:不要亂動。(日語)

   兩位流氓用刀架著姆媽與男眾,另兩位押著松美離開。

   鄭一官扛著木刀走在海邊小路上。

   流氓把松美押到海邊的樹林內,開始扒下松美的衣服。

   鄭一官聽見路旁樹林內有騷動的聲音,好奇地走近一看,發現兩位流氓把一名女子強押在地,想要強姦。

   鄭一官舉起木刀就往一位流氓的後腦杓用力敲下,另一位流氓正要轉身回頭時被劈中太陽穴,兩人皆倒趴在地。

一官:你沒事吧。(日語)

   鄭一官牽松美的手把她拉起身,松美稍微整理自己凌亂的衣服後,深深向鄭一官彎腰鞠躬。

松美:謝謝你。

一官:你會說漢話?

松美:嗯!我的繼父是明國人。

一官:我好像看過你,你是不是去過菊園表演?

松美:對。

一官:難怪這麼眼熟。妳叫什麼名字?

松美:田川松美。

一官:松美。我的名字是鄭一官,叫我一官就可以了,我送你回去吧。

松美:嗯。

 

22,外 /

※時:

※景:藝妓置屋門口,置屋穗花房內

※人:田川松美,姆媽,男眾,鄭一官,穗花

 

   鄭一官陪著田川松美走到藝妓置屋門前,站在門前的男眾看見松美回來,馬上開門,朝置屋內喊道。

男眾:松美回來了!(日語)

   姆媽立刻從屋內用小碎步跑到門外,穿起木屐快速走過庭院到門外。

姆媽:松美你沒事吧?(日語)

松美:我沒事,幸好有這位恩人救了我。(日語)

   姆媽瞧了鄭一官一眼,高興地說。

姆媽:真是要謝謝這位年輕人。(日語)

一官:我剛好路過幫個忙而已,這沒什麼。(日語)

   姆媽看清楚鄭一官的臉,一改態度,諂媚地說。

姆媽:唉喲!這位不是就李老闆的乾兒子:一官嘛!真是謝謝你喲!(日語)

一官:沒事,我要先離開了。(日語)

   穗花在置屋二樓一扇半掩的窗戶內,用惡狠狠的目光偷偷瞪著門口松美與一官他們。

   從穗花的視角看見,姆媽與松美深深地向鄭一官彎腰鞠躬。

姆媽松美:慢走。(日語)

   鄭一官點頭回禮後,轉身走開。

   穗花氣的咬牙切齒。

穗花(輕聲說) 居然讓你給逃掉。(日語)

 

23,內

※時:

※景:東廠廳堂

※人:魏忠賢李保德,幾位東廠太監,門口侍衛

 

   東廠廳堂魏忠賢端坐在太師椅上喝茶,李保德從門外走入。

李保德廠公

魏忠賢:喔!是保德啊!什麼事啊?

李保德:我們擒獲三位潛入文淵閣的叛徒,他們盜出一份地圖,竟是三寶太監藏寶鎖塊的藏匿地點,正在追查地圖下落。―此案我已交付錦衣衛千戶鄭天佑查辦中,此人正是三寶太監鄭和的世襲千戶官位後裔。

魏忠賢:當年三寶太監的副手王景弘,未將藏寶鎖塊上交,私自隱藏起來,又利用東廠力量把此事壓下,連當年剛繼位不久的宣宗都不知道此事,如今藏寶鎖塊終於要重見天日了,你們一定要將地圖找回。

李保德:當年王景弘如此大費周章掩蓋此事,其中必有奚翹。在下仔細查閱東廠密錄後發現,此事與當年靖難之變,建文帝所攜走的寶物有關,因此成祖才會下詔,命鄭和建造寶船艦隊,七下西洋尋覓寶物。

魏忠賢:喔!要率領如此龐大的艦隊才能運回的寶藏啊!那數量,呵呵呵……

   魏忠賢露出一副貪婪的表情。

李保德:前朝改建東廠詔獄時,無意間在胡同地牢內挖出三顆銅塊,表面刻著行船針路圖,但圖案兜不合,不知所以,就收放在庫房內,應該就是其中三枚鎖塊。

魏忠賢:保德,這事情不宜遲你去庫房取出這三枚鎖塊,尋回地圖後,直接去找其他藏寶鎖塊,兜合圖案,把鄭和找到的寶藏,給我帶回來。

李保德:是!

魏忠賢:嗯!鄭和寶藏,好、好,呵呵呵……

   魏忠賢仍貪婪地笑著,李保德退出大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