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內 /

※時:

※景:藝妓置屋

※人:田川松美,穗花,姆媽,兩位學藝的雛妓,男眾

 

   穗花正在指導兩位雛妓學習擊打小鼓,姆媽與田川松美正要出門經過她們。

穗花:松美,順便幫我買三兩的金平糖,錢回來再給你。(日語)

松美:好的。(日語)

   姆媽與松美走到門外穿上木屐,經過庭院,姆媽敲敲木門,一位男眾打開木門並撐開兩支傘,交給松美與姆媽遮陽,並尾隨她們走去。

   穗花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嘴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19,外

※時:

※景:唐人町街市,布料行

※人:田川松美,姆媽,男眾,布料行老闆,店內客人,路人

 

   姆媽與松美一行三人在唐人町街市走著,穿過熱鬧吵雜的人群,進入一間布料商行內。

姆媽:去見李旦時,你要穿件高雅亮眼的衣服。(日語)

松美:嗯。

   布料行老闆熱情地向兩人介紹道。

布行老闆:你們看看這幾匹布,染色、織法都是最好的。(日語)

   姆媽與松美撫摸老闆介紹的布料,細心挑選。

 

20-A,外

※時:

※景:平戶島碼頭,寶祥號甲板

※人:鄭一官,大副,眾水手

 

   鄭一官提著木刀走上架在船舷與碼頭之間的跳板,一位漢人大副已站在甲板等候。

大副:少東主,你來了。

一官:船長在哪?

大副:在睡覺。

   鄭一官皺了一下眉毛。

一官:那你帶我繞繞,介紹一下。

   鄭一官看見身旁有兩位正在刷洗甲板的水手,一位水手在遠處的船舷邊釣魚,還有幾位水手正搬開貨艙上的蓋板。

大副:好的。――我們這艘船名字叫「寶祥號」,船型叫做老閘船又稱鴨屁股,是李老闆向澳門佛朗機人買的新船,它有傳統的中式帆裝和西式船身。

一官:喔!佛朗機人幹嘛搞個中西合璧式的帆船?

   船大副領著鄭一官參觀船隻,介紹說道。

大副:因為西式帆船使用橫帆,直接迎向風面,遇到逆風時必須要降下風帆,但中式帆船使用縱帆,並不直接迎風,所以在逆風的情況下仍然能夠高速前行,所以老閘船用中式風帆、西式船身,其航行速度快,需要的人手更少。

   鄭一官抬頭望向收起風帆的大桅桿,桅桿頂上一面三角形的旗幟隨風飄揚,旗幟中間繡著一個字。

一官:原來如此。

 

20-B,內

※時:

※景:寶祥號艦橋

※人:鄭一官,大副

 

   兩人從甲板進入艦橋艙內,看見牆上掛著一張經過抄繪、上色的坤輿萬國全圖,前方桌上鋪著航海圖,望遠鏡、羅盤、航海象限儀、星盤、圓規、量角器隨便散置在圖上。

 

20-C,內

※時:

※景:寶祥號船艙

※人:鄭一官,勞爾·多明哥,大副

 

   兩人繼續走進船員房間參觀,大副帶一官走到一扇房門前打開。

大副:這就是少東主的房間。

   鄭一官看見侷促的空間裡有一張小桌、一個衣櫃、一張床。

一官:好的。我師父的房間在哪?

大副:就在隔壁。

一官:嗯,那水手們住哪?

大副:在下一層船艙,我帶你過去。

   兩人經過沒關上門的船長房間,一位西班牙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地板上散落幾個空酒瓶。

一官:這人是誰?

大副:船長。

   鄭一官用木刀戳了一下船長的腳底板,船長縮腳翻身罵了一連串西班牙話,倒頭繼續睡。船長胸口有一條銀色項鍊,墜子是個銀白色的十字架,中央鑲嵌枚紅琉璃的小十字架,露出在襯衫外面。

一官:這貨色也能當船長?

   鄭一官搖搖頭,兩人接著走到下一層船艙,看見一張張吊床整齊地從天花板垂掛下來,靠近左右船舷的位置擺放了幾座火砲。

一官:帶我到貨艙看看。

大副:好的。

 

20-D,內

※時:

※景:寶祥號貨艙

※人:鄭一官,大副,眾水手

 

   兩人走進貨艙,上方的蓋板已被打開,幾位水手正在用繩網吊掛幾個大木桶進入貨艙內,桶上寫著櫻正宗三個大字,地板也推放著已卸下貨的木桶。

一官:我們就帶這些清酒出去賣?

大副:這些清酒不是拿來賣的,是在我們的船經過黑水溝時,順道要送給顏思齊的禮物。

一官:原來是給顏老大的禮物。

大副:顏老大是李老闆二八兄弟會二把手,也是黑水溝的海盜王別人的船隻想要經過,都要先交上過路費,取得令旗,不然船裏貨物就會被他搶光。

一官:嗯!這我知道,這樣乾爹的生意才會好做!

 

20-E,外

※時:

※景:平戶島碼頭,寶祥號甲板

※人:鄭一官,大副,眾水手

 

   兩人走回甲板上,鄭一官扛著木刀,跳上船舷與碼頭間的跳板。

一官:謝謝你的介紹,下次我再來時就是要出海了。

大副:少東主,慢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