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內

※時:日

※景:唐人酒樓廚房

※人:樓小五,幾位跑堂,兩位廚師,幾位打雜的下手

 

   忙碌的酒樓廚房,一群人揮汗如雨地在做菜,幾位外場的跑堂進進出出。

   一隻全豬用鐵勾掛在廚房後門框上,樓小五在正用切肉刀快速切割豬肉,將肉丟在一旁的大桌上,後腿肉、腹協肉、背脊肉、肩胛肉,分門別類丟的精準,不一會兒,只剩一顆豬頭在鐵勾上。

   一位外場跑堂的進入廚房大喊。

跑堂:喂!客人等太久了,在催菜啊!

   一位正在炒菜的廚師對樓小五喊。

廚師:小五!幫我炒個糖醋排骨。

小五:好的。

   樓小五將切肉刀轉耍幾下掛回刀架上,再從架上取出剁刀,鏟起大桌上的排骨肉落在鉆板上,剁起排骨來,剁完再用刀把排骨肉撥入大鐵杓,一手耍刀掛回刀架,另一手把大鐵杓浸入地上的水桶涮幾下撈起甩乾,在鐵杓內灑鹽、醬油、沾粉翻滾攪拌,並開始加油熱鍋,再把大鐵杓扣在熱鍋內,放入佐料開始大火爆炒。

小五:出菜!糖醋排骨。

   樓小五將糖醋排骨用大鐵杓甩一下起鍋,倒入瓷盤中,遞給跑堂。

跑堂:好的勒!不愧是小五。

   跑堂端著糖醋排骨走出廚房。

 

16,內  

※時:日

※景:唐人酒樓食堂

※人:幾位跑堂,掌櫃,三位客人

 

   最後一桌客人吃飽起身,走到櫃檯前結帳。

掌櫃:三份炒飯、一盤滷牛肉、一盤炒青菜、一碗鱸魚湯,一共四十文錢,謝謝。

   幾位外場跑堂用抹布在擦拭收拾食堂內的桌椅。

 

17,內 /

※時:日

※景:唐人酒樓廚房後門外樹下

※人:樓小五,真田龍輝,鄭一官

 

   樓小五從廚房後門走出來,用毛巾擦著汗,正要坐在板凳上休息時,瞧見一位日本武士正站在不遠處的樹下看著他。

小五:耶!是一官的師父,你吃飽了嗎?

龍輝:你的刀好快!我在這看得很清楚。

小五:剛才你一直在這看我殺豬?

龍輝:是的。

小五:唉啊!這沒什麼,我從小跟我父親殺豬殺長大,殺久了速度自然快。

龍輝:殺人跟殺豬是同一個道理,劍術的最高境界,也不過是刀快而已。

小五:殺豬再厲害也比不過殺人,殺豬的屠夫哪成得了奪命的刀客。

龍輝:在刀劍面前,豬與人何異?用法相同,對象不同而已。

小五:嗯!這倒也是。看來我應該向你學個劍術,搞不好可以成為一名刀客,呵!

龍輝:不敢當,互相學習罷了。

   此時,鄭一官提著木刀從酒樓廚房後門走出。

龍輝:一官,你來的正好。

   真田龍輝走到廚房後門牆邊的柴堆,抓起斧頭將一根木柴劈成兩半,抽出腰際的脇差(短武士刀)削起兩塊木柴,一會兒,兩塊木柴被削的平整,形狀勉強像把短刀,遞給樓小五。

龍輝:一官,你與小五對陣練習。

一官:嗯。

   鄭一官擺出中段的姿勢,樓小五雙手拿著短木刀倒有些手足無措。

一官:唉啊!小五,原來你是二刀流,失敬、失敬。

   樓小五露出一臉苦笑。

龍輝:小五,先注意看對手的步伐,可察覺對方出擊的時機。

   鄭一官慢慢接近樓小五。

龍輝:再看對方的手肘,可以知道對方攻擊的方向。

   鄭一官在樓小五面前再換成上段的姿勢。

龍輝:最後看對方的刀尖,準備防禦對方的攻擊。

   鄭一官由上往下揮刀攻擊,樓小五立刻反射地用右手的短木刀抵擋。

龍輝:左手反擊。

   樓小五馬上用反左手的短木刀反攻向鄭一官的腹部,鄭一官發現向後跳開。

龍輝:把人當豬,快速打過去。

   樓小五用雙手短木刀向鄭一官快速揮舞過去,鄭一官一陣抵擋,跌倒在地。

龍輝:好了。

一官:好啊!小五,你真把我當成豬一樣亂砍。

小五:看來,我的殺豬刀法,也頗有威力,哈哈!

一官:呵!以後你可以改當大俠了,我要改叫你快刀樓小五囉!

   鄭一官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向兩人說。

一官:我義父要我打理一艘朱印船,過幾天就要出海。

小五:那你就不能跟龍輝師父學劍了。

一官:我正想問師父,要不要跟我一起出海,這樣就可以在船上學劍,就不會中斷練習了,我會跟義父說你是我請來的教練兼保鑣,他會付你薪資。

龍輝:你的船要到哪裡去?

一官:去爪哇,跟那兒的紅毛夷買香料,回航時要再到澳門與高砂買生絲和鹿皮運回日本。不過第一站,我想先回明國的泉州老家一趟,去探望親人。

小五:那我也要一起去,我也好久沒回家看看父母。

一官:好啊!我也想找一位船廚,那就順便一起回泉州。師父你的意下如何?

龍輝:也好!我也想去明國遊歷一番。

一官:太好了,你們這幾天可以先收拾行李,等我的通知出海,現在我要去瞧瞧船的狀況如何。

龍輝:你先去忙吧。

一官:老師、小五,我就先告辭。

   鄭一官提著木刀走入廚房後門離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