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外 /

※時:陰天,小雨

※景:藝妓置屋

※人:田川松美,兩位學藝雛妓,穗花,姆媽,打雜小女孩,男眾

 

   一位小女孩在藝妓置屋庭院內的水井前打水。

   田川松美與兩位學藝的雛妓在面對庭院的屋內,拿著扇子練習舞蹈動作。

   小女孩提起水桶,走進屋內,把水倒入銅製的水盆內,再把水盆端起,穿過走廊,爬上樓梯,走到一個房間門外,跪下將水盆放在房門前。

   穗花拉開房門,披頭散髮一副剛睡醒的模樣,把水盆拉入房內,推上房門。

   姆媽從房間走出,經過穗花房間,對門內的穗花喊道。

姆媽:我要出門一趟,你要督促松美她們練習。(日語)

穗花:好。(日語)

   穗花有氣無力的回答。

   姆媽從置屋的二樓走下樓梯,穿過走廊,經過田川松美與兩位雛妓練舞的地方,對她們說。

姆媽:我要出門一趟,你們要好好練習。(日語)

三人:好。(日語)

   姆媽穿上木屐,走下階梯,回頭望了三人一眼,打開雨傘,穿過庭院,敲了一下木門,門外男眾打開木門,姆媽走出門去。

 

11,外 /

※時:陰天,小雨

※景:李旦屋大廳

※人:李旦,李旦小妾,丫環,姆媽

 

   一位ㄚ環領著藝妓姆媽從庭院走到屋簷下,姆媽收起雨傘交給ㄚ環,進入大屋內。

   李旦側臥在躺椅上,身旁小妾正在餵他吃葡萄,啐的一聲,李旦將葡萄籽精準吐入地上的痰盂中。

李旦:你來了。(日語)

   李旦坐起身來,向姆媽問道。

李旦:昨晚在穗花身旁跳舞的女孩是誰?(日語)

姆媽:她叫田川松美,剛剛學成。(日語)

李旦:她的水楊賣出去了沒?(日語)

姆媽:還沒。(日語)

李旦:那不用再競價了,我就先定下她的水楊,這價錢絕對讓你滿意。(日語)

姆媽:謝謝李老闆,這麼關照我們。(日語)

   李旦小妾在一旁滿臉不悅地說道。

小妾:又想幫人開苞了。

   李旦堆滿笑臉地回答。

李旦:平戶的紅牌藝妓,哪個不是我開的苞,被我看上是她們的榮幸。

   李旦指著桌上的小布包對姆媽說。

李旦:這是訂金,你先拿去。(日語)

   姆媽笑嘻嘻地拿起桌上沉甸甸的小布包,收入手上的提包內。

姆媽:非常感謝你。(日語)

   姆媽向李旦鞠躬行禮後,轉身離開,走到門前,ㄚ環撐開雨傘交還給她,並撐雨傘領著姆媽穿過庭院,走出大門。

 

12,外  

※時:陰天,小雨

※景:野外大樹下

※人:鄭一官,真田龍輝

 

   鄭一官站在大棵樹下被雨淋著,手持木刀擺出上段的姿勢,真田龍輝站在一旁撐著雨傘。

龍輝:一!(日語)

   鄭一官用力揮出木刀。

龍輝:二!(日語)

   鄭一官迅速收回木刀。

   真田龍輝放下雨傘,拿起木刀。

龍輝:練習擊劍。(漢語)

   真田龍輝擺好姿勢,喊。

龍輝:氣、劍、體一致,開始。(漢語)

   一官與龍輝兩人在雨中相互擊劍練習。

 

13,外 /

※時:陰天,小雨

※景:藝妓置屋

※人:田川松美,兩位學藝的雛妓,穗花,姆媽

 

   田川松美與兩位雛妓仍在練舞,穗花則倚靠在座椅扶手上,吃著金平糖,觀看她們練習。

   姆媽從庭院走到屋簷下收起雨傘,脫下木屐進入屋內,從提包內掏出一個小布包,打開布包拿出一疊小判金,高興地向眾人說道。

姆媽:李旦買下松美的水楊,這是訂金。(日語)

兩位雛妓:哇!好多錢啊。(日語)

   松美滿臉羞紅,一旁的穗花卻露出嫌惡的表情,嘴裡小聲唸道。

穗花:賤貨,敢跟我搶男人。(日語)

 

14,外 /

※時:陰天,小雨

※景:李旦屋大廳

※人:李旦,李旦小妾,丫環,鄭一官

 

   鄭一官提著木刀全身濕淋淋,狼狽從庭院跑進屋內大廳,看見李旦臥在躺椅上,小妾正幫他按摩著肩頭。

一官:義父、小媽。

小妾:你怎麼又搞成這副模樣?

一官:我拜師練劍啦。

李旦:小孩子嘛!多鍛練身體是好事。

   李旦小妾白了李旦一眼,拿起一條布巾給身旁的丫環,丫環遞給鄭一官。

李旦:一官啊!你年紀也不小了,不能成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閒。你父親紹祖把你託交給我,是想要讓你學習經商,遊歷天下。

   鄭一官用布巾擦拭著身體,說道。

一官:我沒整天遊手好閒啊!我在南蠻人商館裡,已學習通曉佛朗機(葡萄牙)紅毛夷(荷蘭)、以西把你亞(西班牙),這三個歐邏巴(歐洲)國的語文,再加上航海術,應該就足以縱橫四海做生意了吧!

(:明代稱葡萄牙、西班牙兩國皆為佛朗機,但本劇為方便觀眾區別兩國,參考現存各種版本的坤輿萬國全圖將西班牙稱為以西把你亞)

李旦:很好!我也打算要先把一艘朱印船交給你打理,讓你體驗出海經商的過程,歷練、歷練一下。

一官:好啊!反正我也在這平戶島上待煩了,剛好可以出去溜溜。

李旦:嗯!過幾天有艘朱印船正好要出航到爪哇(印尼),運送香料、生絲與鹿皮回來,你就到這艘船上去好了。

一官:沒問題。

李旦:這艘船的水手大部分是明國人,不過船老大是一位以西把你亞人,他熟知航路、精於操船,但嗜酒如命,你要看著點。

一官:知道了。

李旦:沒事了,你下去吧。

一官:謝謝義父。

   鄭一官將布巾丟還給丫環,走離大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