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B,外

※時:深 

※景:唐人町街市,暗巷

※人:鄭一官,李旦,穗花,李旦護衛(日本人),五位日本流氓,真田龍輝

 

   夜的唐人町街市冷冷清清,鄭一官恍惚之間,看見一位落魄乞丐的縮瑟在街角,走近發現這乞丐腰際有配刀與篠笛,是傍晚時在海邊與人決鬥的武士,心有不忍,掏了一枚丁銀,蹲下放在他跟前,起身鞠躬後又搖搖晃晃的走開,已落後李旦隊伍一段距離。

   鄭一官走著走著,突然被捂住嘴,被人拖入暗巷強押在地,用火把照亮他的臉,一把刀架住脖子。

流氓:一官,你在我的賭場詐賭,還殺了我的人,別以為有李旦這位乾爹罩著你,就可以無法無天。(日語)

一官:詐賭我有做,但殺人我可沒幹。(日語)

流氓渾蛋!人不是你殺的,不然是誰殺的?(日語)

武士:我殺的。(日語)

   一個昏暗的身影站在巷口。

流氓:你是誰?(日語)

   四位流氓放開鄭一官,紛紛拔出刀,另一位已拔刀的流氓則擺出對戰架式。

武士:真田龍輝。(日語)

流氓:給他死!(日語)

   真田龍輝退了幾步到大街上,五位流氓全部衝出巷口,圍了上去。

   真田龍輝不急不徐地抽出腰際的太刀,擺出逆手上段姿勢,五位流氓相當緊張,不斷地揮舞著武士刀。

   真田龍輝突然單手持刀跨步,猛力往前一刺,刀尖穿入一位流氓的咽喉,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迴刀,再刺向後方第二人心窩,連續兩人登時斃命。

一官:貫心流。

   鄭一官躲在巷口觀戰。

   帶頭的流氓慌張大叫。

流氓:不要猶豫,快一起上!(日語)

   剩下三位流氓丟下火把,同時舉刀向他砍來。真田龍輝擋住第一位流氓砍來的刀,低頭回手一劍,劃破他的腹部後,即刻往地上側身一滾,閃過身後揮來一刀,以半蹲的姿勢刺出一劍,另一位流氓被刺中胯下動脈,射出鮮血,剛才沒有砍到真田龍輝後背的流氓,提刀高舉過頭,還要再追砍時,真田龍輝一個箭步即刻衝向前去,流氓的刀還來不及落下,心臟已被刺中,全身軟弱無力地倒下。

   鄭一官見真田龍輝與三位流氓一陣打鬥,瞬時斬殺三人,絲毫無傷,擦拭刀上的血跡,收刀入鞘,他才慢慢走出巷口,看了一下地上五具屍體,雙腿跪地揖手合拳,說道。

一官:請收我為徒,教導我劍術。(日語)

龍輝:我只是回報你贈銀之恩,現在已兩清,我不欠你了。(日語)

一官:師父,你劍術高超卻為何要如此落魄,縮瑟在街頭過夜?(日語)

   真田龍輝默然不語。

   鄭一官站起身,揮揮手,笑咪咪地說。

一官:現在夜已深,師父你也無處過夜,不如跟我一起回去,到我乾爹開的唐人酒樓暫住一宿,住店吃飯的錢都算我的。(日語)

   真田龍輝輕輕的點頭表示同意。

   鄭一官在前帶路,真田龍輝跟在後方。

 

08,外 /   

※時:深 

※景:唐人酒樓

※人:鄭一官,真田龍輝,樓小五

 

   真田龍輝與鄭一官從街市走到一間唐人酒樓門前。

   「咚咚咚…咚咚咚…」鄭一官敲門,一位睡眼惺忪的店小二打開酒樓門板。

小五:一官,是你喔!這麼晚了還來?要住店?

一官:不是我要住,是這位師父要住。

   樓小五看了一眼鄭一官身後的真田龍輝,揮手示意他們進來。

小五:那請進!請進!

   樓小五領著鄭一官與真田龍輝走進酒樓內,並點幾盞亮油燈。

一官:小五啊!先下碗麵給這位師父吃,再整理一間房給他住,帳都算我的。

小五:好的!

   樓小五離開走入內堂,鄭一官拉出椅子請真田龍輝坐。

一官:師父,請坐。(日語)

龍輝:你不要叫我師父,我不是你師父。

一官:師父,原來你會講漢語。

龍輝:我曾拜在一位漢學大師門下學習數年,漢語說的還可以。

一官:我很有誠意要拜你為師,向你學習劍術。

龍輝:拜師就免了,為了感謝你的招待,我可以教你劍術。

   鄭一官離開座位,要再次下跪拜師,真田龍輝立刻起身拉住他。

龍輝:我說了,不用拜我為師父。

   樓小五從內堂端來一碗熱騰騰的麵放在桌上。

小五:來了!什錦麵,請慢用(漢語),請、請(日語)

   鄭一官與真田龍輝又各自坐回座位。

一官:師父你慢慢吃,我叫小五幫你準備一間房,你先住著,我會常常來找你學習劍術,你在這裡食宿費用就算是我的學費。

龍輝:謝謝(漢語)。我不客氣了(日語)

一官:師父你不用客氣,你對我可是有救命之恩。

   真田龍輝低頭吃麵。

 

09,內

※時:

※景:北京紫禁城文淵閣

※人:三位中年的東廠太監

 

   紫禁城文淵閣內,窗戶已用黑布掩蓋,三位中年的太監手持油燈,在眾多的書架中東翻西找,油燈罩內透出微弱的光線,其中一位太監發現一本硬皮書冊,封皮寫著自寶船廠開船從龍江關出水直抵外國著番圖」。

太監:就是這本。

   太監拿著書走到一張小桌前將油燈放下,兩位太監靠近來看。

太監:當年憲宗下詔,令兵部追查三寶太監舊檔案,負責保管檔案的郎中劉大夏只交出此書,其他檔案卻推說已被前朝銷毀,故此事因而不了了之。――但前朝之所以銷毀檔案,劉大夏之所以保留此書,都是為了隱藏與保留一件秘密。

   太監拿出小刀,將硬書皮割開一道口子,抽出一條絹絲布,放在桌上攤開。

太監:這就是鄭和藏寶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武海 的頭像
大武海

鄭一官傳奇

大武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